万里小路有毛

禁止关注 关注拉黑

记小中元

昨日小中元,祭父家先祖。
我们是逾过七点才出发的。自家到专门的祭所,约有七八百米。我提着一布袋的木柴(堆架引火用),我母亲提着黄纸等物,以及母亲的母亲,外婆摇了一把蒲扇。
那路是一条直通的路,百米之外就能见到尽头出已经是浓浓的白雾。因为从早至晚一直有人去烧纸。我呼吸道不好,难以忍受,意识到这种活动确实该被规范取缔,否则生活在周边的人,早晚要得粉尘病。
过了桥,再走一条下坡路,便到了河堤尽头,此处有前些年专门修建用作中元烧纸的场所,几乎全城的人都来这里。
白的雾笼罩了整个堤头,橙色的火点撩动着,往下是黑的流动的河水,往上是霾蓝色的天,有一只不圆的月亮,孤零零的。背后有横跨嘉陵江的桥,和山腰的寺宇,皆被迷茫漫天的香灰雾隐没着,只露出一点点青灰色的轮廓。
唯有一点奇妙,满岗的火堆与余烬,明明在岸上,竟像是在水里,像祈福的河灯。
竟有烟火气。

© 万里小路有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