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里小路有毛

禁止关注 关注拉黑

其实我觉得,有时候觉得,两个大老爷们谈恋爱,其实应该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。
为什么呢?因为我发现在同类事件的矛盾中,我和男性朋友解决方式,是跟和女性朋友一起解决的方式不一样的(个别性格干脆的除外)。
我并非贬低我和同性同胞,而是,我认为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将自己套进了一个我称之为“合该娇俏”的框架里,潜意识里认为这种行为模式是正常的,合理的。
我年幼时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跟男孩子一样叉开腿坐,为什么我母亲会说我应该学习家务。后来我上大学了,有一天叉着腿坐在教室里,我的一个女同学说:女孩子怎么能这样坐。我看了一眼我的男同学,他们都是这样,为什么我不可以。很不明白,毕竟我叉开腿是为了凉快,为什么不能呢?
事实上,我从不确认自己是个女性,在生理角度讲,我当然是F。但更多的时候,我在做事时,记不清自己的性别,我有时觉得自己是女人,有时又觉得自己是男人,有时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人类(笑),而是一个别的什么动物。

热度 ( 2 )

© 万里小路有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