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毯

不介意孤独

老公新专大麦!

抖森王凯朱一龙我的三个后宫,希望这三家永远别撕,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帮哪边的姐妹,如果真的这样的话,那我只能回去粉Goss叔了

岁月长河,东去的浪漫还是长歌

你是我的情郎,也是我的国王

我所有的痛苦,其实说到头只有一句话
凭什么伤害我
凭什么丢下我
凭什么指责我承受不住
凭什么让我等待
凭什么隐瞒我
凭什么觉得我是发疯
凭什么觉得我好不容易抗住的东西不算沉重

我的共情能力太强了,虽然给我旺盛的创作力,同时又总是让自己不真实的痛苦。
所以,我选择抛弃这种能力,抛弃创作力,抛弃理解力,抛弃一切因此而得发东西,竭力杜绝共情,也再也不管别人的痛苦。

老相册:

告别,我的小伙伴

1953年,W. Eugene Smith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我有事做的,也有人爱的,所以谁也没想,也不再需要谁。